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敏 > 向阳的速写

向阳的速写

《国风》曰:“有女怀春,吉士诱之。”历来无论在文学还是绘画中,男性对女性的观看都无法绕过两性关系中对性和欲望的想象,所谓“美人要淫,英雄要谋”,这样才对得起一副有血有肉之躯。李向阳的速写题材全是女性裸体,但他的女体写生并不是用来入春梦的。观看的第一眼,首先吸引人的是女人体的优雅流畅的轮廓线,她们或立或躺或跪或斜倚或背对或静或动或从容或娇媚或激烈或搔首弄姿之态……一眼望去,技法、线条的娴熟到了不近人情,人体美则美也,唯独少了“淫”。

他的速写是在捕捉一个瞬间印象,虽然承载他瞬间印象的是一系列的女性身体,但是他不过是借助女性身体丰富多变的曲线,以一种自鸣得意的心态去展现他对速写技巧的驾驭。速写最能泄露一个人才情高低,它不是来自题材的宏大和叙事的雄强,而是关乎直觉、洞察力和大无畏的勇气。李向阳其实是一个怀旧的人,怀旧能让人在急速向前的社会里驻足下来沉思,但怀旧有时会变成一支要命的强力春药,手段、架势、章法、娴熟、技巧、审美样样俱在,唯独就缺乏一夜白头的激情和不知死活的勇气。描绘异性,弄得不好就是有情人和无情人之间的交锋。李向阳的技巧阔绰有余,手的娴熟抢在了心的追摹之前,他是靠技巧熟练精妙至极而产生了才情。

汤显祖曾说,“智极成圣,情极成佛”。在艺术史上,艺术家一旦画女体,都不喜画老婆,偏爱画情人的身体。不是因为对婚姻有偏见,而是艺术需要分泌荷尔蒙,需要陌生感和冲突性。然而,当一个艺术家不需要分泌荷尔蒙,还要继续画异性的裸体,如何避免陈词滥调对直觉的伤害呢?二、三流的艺术家会靠打磨,这种耍小聪明的方式犹如汉代雕塑,打磨得光洁细滑就全无朴实的美感,魏碑去了刚硬的角就变成了挺尸的春蚕。李向阳根子里是个硬性的软汉,外刚硬内柔媚,他想拒绝轻佻、小聪明、小趣味,这次逆袭地用速写来图解他的性情。如果看官忧而无方,窗外烈日灼人,不防慵卧在床,喝一杯冰镇啤酒,翻阅李向阳的这一系列速写,躁动的心情就会慢慢平复下来,和生活重新讲和。

推荐 1